担心孩子看太多手机?来看儿童发展心理学家的不同看法

本文来自fujia的微信个人公众号“伊甸园的桃子”,未经许可不得进行商业转载

本文是《The Gardener and the Carpenter》的读书笔记第五篇


1岁半的桃子和其他同龄小朋友们一样,在家里最爱的活动就是看电视。在还不会喊爸爸妈妈时,她已经会喊oo-l——这是google的意思,我家开电视都是靠google home开的。每每桃子听到爸爸妈妈在开电视时,她会兴奋地又叫又跳,咯咯大笑着跳着莫名的舞步。桃子也很喜欢妈妈的ipad,她知道那里边也有同样的动画片,虽然妈妈成天拿着读一些她看不懂的全是字的书,她也会抱着妈妈的腿“啪啪啪”叫着要ipad。无论是长途旅行中还是冗长晚餐时,如果大人们需要专心做事情,或者想好好聊个天,甚至在儿医那打疫苗时为了止哭,ipad动画片都是救命稻草。桃子可以一动不动在ipad前呆上一两个小时,大眼睛一眨不眨,只有在节目结束之后才喊妈妈。难怪大家把ipad称为“电子保姆”!

拿手机自拍的桃子

拿手机自拍的桃子

许多父母都会担心孩子大脑受到这些电子屏幕的过多影响。有的家长坚持不让孩子在上学前看任何一点电视,有的家长则发现孩子哭着喊着要自己的手机。屏幕时间也成为妈妈之间的鄙视链,大家争相对比自己给予孩子的屏幕时间,孩子看动画片时间越短,仿佛表示妈妈越称职。另一方面,我们生活在一个屏幕的年代来,擅长模仿的孩子接受我们的言传身教(点击右边查看《言传身教,远胜学校教育(上)》《言传身教,远胜学校教育(下)》),不可能完全不接触屏幕。两岁的孩子已经会熟练地打开ipad,点出来视频app看动画片。三岁以上的孩子在上幼儿园之后,就会互相讨论动画片的内容,屏幕时间也是他们的社交手段。电子屏幕时间究竟对孩子有怎样的影响?科学家是怎么研究这个问题的呢?


“她在两岁时就从大人那里拿到这个设备,设备的图画界面非常复杂,可以通过视觉神经给她的大脑发送信息,让她迅速沉入到另一个世界里;当她7岁时,她会偷偷把这个设备带到学校,一边装作听老师讲课,一边把设备放在桌子底下偷看;等到她15岁时,她感觉设备里的世界比现实生活更真实,她可以动也不动地和设备呆上几个小时,甚至半夜起来玩这个设备。当她长大之后,她家里充满了这个设备,即使她吃饭上厕所时也会带着这个设备。当她的孩子长大时,她也想方设法让孩子爱上这个设备。心理学家把她的行为形容成上瘾,脑神经科学家认为她原本应该用来适应现实生活的大脑已经被这个设备重塑了。这不是一个乌托邦的科技未来,这可是我的个人自传。“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儿童发展心理学家Alison Gopnik在她的著作《The Gardemer and the Carpenter》里写了这么一段自传体。你是不是也会认为,她描述的是我们那些迷恋手机的孩子?不,Gopnik揭晓答案:书本就是这个设备,而她心甘情愿做它一生的受害者。虽然今天的我们会将网络、手机、电脑视为洪水猛兽的新技术,但在儿童发展心理学家看来,书本也曾经是人类的最新技术——只是他们现在不新了。

书本给人类大脑发育造成了巨大影响,那些曾经用来发展视觉和演讲能力的大脑皮质现在用来看印刷字体。人类不再从练习与学徒制中学习职业技能,而通过阅读与学校讲课来学习。阅读障碍症、多动症,还有其他所谓的学习障碍疾病,都是人类大脑无法适应书本这一技术的表现。苏格拉底曾经忧虑过:阅读与写作会损害人类的对话交流能力,你无法对书本提问而获得回答,写作记录也会降低人类的记忆能力。苏格拉底是对的,而且发展心理学家还发现了许多书本的副作用:现代人类已经失去了原始人对于环境的敏锐反应与活动能力。

fujia-gardener-and-carpenter-five-2

那么,现代人类会因为书本而丧失对传统信息的传承吗?并不会。人类更远古的信息传递方式包括演讲、歌唱和戏剧等,我们曾经只可以通过这种人与人之间的表演来接受信息。自从有了书籍之后,我们学会了写作和阅读,而这种新的媒介方法大大加快了信息的传递速度。我们也许很难再和苏格拉底一样背诵荷马史诗全文,但我们依然可以读他美妙的诗歌。而事实上,演讲、歌唱和戏剧等媒介也没有消失,我们也无法想象它们完全从人类生活中彻底无影无踪。有许多人依然在舞台上唱歌和跳舞,在朗诵会上阅读自己的诗作,在TED大会上讲述自己的经验,在电影里扮演角色讲述故事。相反,新的互联网媒介反而让这些传统信息传递方式复活了。我们可以在网络上观看这些演讲、歌唱与戏剧,甚至可以看到它们的直播。


书籍早已成为现代社会必备工具,但手机、平板电脑等移动互联网工具则是我们新时代的问题。就在此时,你也正是盯着屏幕来阅读我的文章,才可能形成我们之间目前的交流。当然同时,你也许也正刷着朋友圈了解朋友的信息,在微信妈妈群里吐槽,在淘宝上给宝宝买绘本,在B站上找给宝宝听的故事。同时,我们新一代孩子的大脑正在被网络、屏幕,手机、电脑而改造,桃子早早就会从屏幕里认小猪佩奇,但她可不知道“小猪”和“佩奇”这些字怎么写的。历史告诉我们,在一个新技术重塑我们社会时,我们总会过度焦虑。而当这个技术完全覆盖我们生活之后,我们则很容易习以为常,根本不会去提起这些变化,就像书籍曾经对人类所造成的影响一样。

我们可以确定,这些在屏幕中长大的孩子拥有的大脑肯定和我们不一样,就像会阅读的大脑和文盲的大脑也有许多不同一样。但到底大脑会有怎样的不同?这些不同有多大的影响?这些影响是好是坏?这将是科学家们长期进行研究的课题。作为成人,我们无法理解生于2017年的孩子的思维,目前的信息也不足以让我们判断生在互联网数据时代究竟是一种什么体验。

躺在老父亲身上看电视

躺在老父亲身上看电视

科学家们寻找到一个更加容易进行实验的对象:十几岁的青少年。那些回家刷ins的和回家看书的青少年是否有差距?纽约大学教授、微软研究院首席科学家Danah Boyd花了几千小时追踪各种背景的美国青少年生活,系统观察他们如何使用移动互联网,并采访了解移动互联网对他们的影响。她的结论是:青少年使用社交媒体在做他们现实生活中所做的事情——建立朋友网络,疏远父母,调情、八卦、欺负、叛逆……社交媒体中的青少年和现实生活中并没有什么两样。而对比起从前的青春期孩子,移动互联网的青春期更为安静一些。以前的孩子在逃避父母时会爬窗爬墙离家出走,甚至摔门而出,在和小情人约会时则会偷偷摸摸寻找僻静的城市角落或郊外碰面。现在的孩子只要打开手机,就可以对父母视而不见,一头扎进小女朋友的绵绵情话里啦。

杜克大学心理学和神经科学家Madeleine George和Candace Odgers在一系列的研究后也发现了类似结论。美国青少年每天平均发60条信息,78%的青少年拥有手机,上网时间非常多,但他们在网络中的生活基本与现实平行。现实生活中受欢迎的孩子,在网络上也很受欢迎,现实中欺负别人的孩子在网络上依然欺负别的孩子,被欺负的孩子上网了依然被欺负,青少年面对的网络暴力大部分依然来自现实生活中的熟人,而不是网络上的陌生人。科学家们发现,大部分家长们对互联网的忧虑并没有很多科学依据支撑。网络和屏幕给青少年带来的最大伤害,其实来自LED屏幕对睡眠的干扰。


许多家长依然忧虑,移动互联网是否会摧毁孩子们的专注能力?作为成人,我们感觉手机和平板电脑把我们的思维变得碎片化,我们被手机里扑面而来的信息轰炸,很难集中注意力,也难以再学习一件新事情。这是因为学习需要专注,思维不可以经常被打断,而身为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成人,我们这种专注力少得可怜。从神经科学角度看,当我们集中注意力时,我们的大脑前额叶会释放一种叫胆碱能介质的化学物质(关于胆碱能介质的其他作用可以点击右边《孩子为什么爱玩?怎么和孩子一起玩?(上)》),以帮助我们学习。另一方面,前额叶也会释放出一种叫抑制性神经递质(inhibitory neurotransmitter)的化学物质,以控制大脑的其他部位不要发生变化。当我们在学习新信息时,我们成人的脑子只能一点点改变。

但孩子大脑的作用机制并不相同。孩子比成人的胆碱能介质在大脑里分布更广,他们学习时并不需要刻意的专注力。孩子的大脑可以从任何新奇有趣的地方吸取信息,即使这些信息对他们的生活一点都没有用。所以,生长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孩子在学习互联网只是时,也将像我们这一代成人学读书一样,自然地掌握相关能力。移动互联网对他们并非碎片,而是像散发着油墨味的书籍对我们的意义一样,是他们学习的工具与心灵的慰籍。

另一方面,课堂学习也不是人类与生俱来的能力。现代的学校教育方式只有不到一百年的历史。它来自二战之后的欧洲学校,以迅速教育孩子大量知识,来迎合战后国家发展的需求。虽然我们现在非常习惯见到孩子们乖乖坐在教室里,听老师讲课并回家做作业,但这和书本一样,课堂学习因为其广泛存在,而使我们的孩子不再拥有19世纪孩子狩猎、采集、骑马、编织、打仗、养育婴儿等技能。当桃子这一代移动互联网婴儿逐渐开始上学时,我们的课堂教学也在随之变化。目前美国小学里使用平板电脑学习的频率已经越来越高了。

fujia-gardener-and-carpenter-five-4

也许,当我们的孙儿孙女再回头看我们目前对移动互联网的忧虑时,就会像我们看苏格拉底忧虑书本对人类的永久影响一样滑稽可笑。也许未来的人类不会再使用阅读来吸取知识,或者阅读只会像演讲戏剧一样,成为一个特殊的需要培训的技能,但只要人类像从前历史一样继续发展,我们就不需要担心人类文明的毁灭,也不需要怀疑孩子们的未来。


读到这里,你也许会认为,这位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儿童发展心理学家Alison Gopnik就是在建议父母们随大流,把手机丢给孩子算了,认可这个不可避免的大势。但事实上,Gopnik一直建议父母要给孩子提供充实丰富的玩耍内容,手机平板电脑、声光影的电动玩具、生活中的锅碗瓢盘、大自然的花草虫鱼,都是组成孩子丰富玩耍内容的一部分。我们不能只抓住任何一棵树木,而放弃整个森林。

作为家长,我们也要给孩子提供一个稳定安全、有结构的环境(点击右边阅读《孩子为什么爱玩?怎么和孩子一起玩?(下)》),这是因为这样的环境可以让我们的孩子随机自由地成长,他们可以想玩什么就玩什么,想学什么就学什么,他们可以冒险,也可以乱七八糟。只有在这样的自由成长氛围中,他们才学会勇敢、创造、想象,才可以打破我们这个旧世界。

fujia-gardener-and-carpenter-five-5

在我们的生活里,桃子想看电视的愿望一般都会满足,但她每天看屏幕的时间大约也在1小时以内。周一到周五时,桃子每天都在日托里玩各种玩具,和小朋友们不停玩耍,回家吃完饭洗过澡之后,她会看半小时动画片,但在该睡觉的时间时,无论她怎么哭闹,我们都会关了电视,把她放回小床上,再给她喜欢的绘本和玩具玩,帮助她转移注意力慢慢入眠。周末时,我们则会不停带她出门逛博物馆、动物园、植物园和游乐场。当我们都玩得精疲力尽回家之后,我们也会毫无愧疚地给桃子看1小时动画片,让大人也有休息的机会。我们从不担心屏幕时间会对桃子造成什么伤害,我们相信她已经拥有非常充盈的玩耍环境和内容了。

另外,创新也源于传统。如果父母家长不把他们的经验、技术、传统和价值观传递给孩子们,人类也无法从旧世界里创造出新技术。即使孩子们并不会完全重复父母的道路,他们也可以从我们长辈这里获得文化历史的传承。身为成年人,我们一手拉着我们的父母与我们多年积攒的人生经验价值,一手伸向我们的孩子,试图去理解新一代的生活。我们是历史与未来的连结桥梁,我们见证着时代的变迁。

我们不应该要求孩子全盘接受我们的价值观和文化。无论是好是坏,他们才是移动互联网的一代,有责任去寻找他们自己的生活方式。也许有一天,桃子也会嘲笑我捧着ipad读书,我也会像我妈努力学习使用微信一样,辛苦学习下一代人机社交工具来和远在月球的桃子联系。在那一天到来时,我希望我还可以给桃子的女儿讲故事:“从前,外婆使用一个古老的机器叫mac,写了一个文章讲孩子看另一个古老机器手机的问题……”

fujia-q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